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民政部力推殡葬新规缓解民众死不起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已浏览【】次 文字:【】【】【

 “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这是我国的传统观念,殡葬不仅是个体生命终结的仪式,也是家人、亲属表达对逝者哀悼追思的方式。

法治周末记者 武杰

“以这座城市的名义,为每一个曾在这里流下汗水的人,画上一个有尊严的生命句号,这项举措的意义,超越金钱本身”——民革广州市委在今年广东的“两会”集体提案中建议,所有市民和外来工,死亡后2890元的基本殡葬费由政府埋单。

免费基本殡葬服务包括遗体接运、存放、遗体告别、火化、骨灰寄存和殡仪用品等项目,按时下市场价格,费用共计2890元。

当地民政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广州市已实行免除低收入群体殡葬基本服务费用的政策,而广州市户籍人口免基本殡葬费的政策有望2015年在全市推开。

中国人历来重视殡葬,这是一种文化传统与情结。然而近几年,殡葬行业的暴利,让人产生了“死不起”慨叹。为了解决老百姓的实际困难,政府开始伸出援助之手,从2009年起,基本殡葬服务免费等惠民政策逐渐在很多地方展开。

惠民殡葬政策4年路

“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这是我国的传统观念,殡葬不仅是个体生命终结的仪式,也是家人、亲属表达对逝者哀悼追思的方式。

2012年,国务院印发了《国家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十二五”规划》(国发〔2012〕29号),首次在国家规划中明确将为身故者提供基本殡葬服务纳入基本公共服务内容,要求向城乡困难群众和不保留骨灰者免费提供遗体运送、火化和绿色安葬等服务。

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殡仪系主任、中国殡葬协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孙树仁告诉法治周末记者,2007年“21城市殡葬管理论坛”就提出了《21城市宣言》,发出了“惠民殡葬”的声音。2009年民政部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深化殡葬改革促进殡葬事业科学发展的指导意见》后,各地先后推行了惠民殡葬政策。

青岛市殡葬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当地基本殡葬服务免费项目包括普通型专用殡仪车遗体接运费每具320元;车辆、遗体消毒费每次15元;馆内遗体搬运费每具50元;1天内遗体普通冷藏费每具80元;环保型火化炉遗体火化费每具700元;1年内金属全封闭架骨灰寄存费单盒60元。这名工作人员介绍,免除标准由殡仪馆按照青岛市物价局核定的收费标准,在结算殡葬服务费用时直接予以免除,最高免除标准为每具1225元。

因为各地按照当地价格主管部门批准的基本殡葬服务收费标准进行核定,所以每个地方的基本丧葬费也不一样。

法治周末记者从民政部了解到,目前,除西藏自治区外,全国已有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实施了全省性的惠民殡葬政策,基本实现了低收入人群优惠殡葬服务全覆盖。另外,深圳、青岛、杭州、温州、郑州、西宁等25个城市及178个县级市实现了所有户籍居民或常住人口全覆盖。

2012年12月3日,民政部以民发〔2012〕211号印发了《民政部关于全面推行惠民殡葬政策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了全面推行惠民殡葬政策的总体要求、具体措施以及保障机制,确立了“到‘十二五’末,在全国火葬区全面建立基本殡葬服务保障制度,基本实现殡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目标要求。

目前,各地实施惠民殡葬政策年投入资金超过15亿元。

政府援手只能部分缓解殡葬负担,一般来讲,殡葬方面的收费主要有四个方面:传统火葬服务、殡仪服务、丧葬用品、墓穴及骨灰格位,而高价收费一般来源于后三方面,墓穴和骨灰格位尤甚。

在整个丧葬费用中,基本丧葬费用所占的负担比例并不重。2012年中国新闻周刊对北京、上海、广州、沈阳、西安5大城市的殡葬费用进行了调查,在北京,办一次丧事最低支出要3000元至4000元,如果要办“豪华”葬礼,加之购置一块满意的墓地,那就需要几十万元的投入了。而上海墓地的价格更是与上海市内中环区域的楼盘单价相差不大。

“死不起”的问题,主要体现在墓穴和骨灰格位上。从2003年至今,殡葬业已经8年跻身国内十大暴利行业,且一度排名前三,主体原因也是墓地和骨灰格位价格虚高。

对于墓地和骨灰格位天价现象,著名的殡葬研究专家、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社会学教授杨根来教授曾经谈到,一是机制问题,二是公墓管理方面。民政部门、物价部门、工商部门、税务部门在墓地管理方面存在疏漏,目前体制仍然没有解决好。前几年公墓压根儿就没有民政部门审批,是按市场运作,按工商登记来进行的,这种情况下公墓价格越来越高。

所以说,即使实行惠民殡葬政策,减免一些服务费用,殡葬问题也不会迎刃而解。已实行惠民殡葬政策的省区市,投入的资金不断增多,但每到清明节,天价殡葬还是人们最关心的问题,也是诟病最多的问题。墓穴动辄数万、十几万元,让人不堪其重。

而政府的财政能力毕竟是有限的,不可能一味地扩大免费范围。民政部在给法治周末记者的回复信中提到,“将惠民殡葬政策从重点救助对象向户籍居民和常住人口扩展,面临着地方公共财力供给不足的困难”。

而民政部的说法也正是广州市民政局认为实施惠民殡葬政策面临的主要困难。广州市民政局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广州1000多万的户籍人口,其中每年死亡人数大约在4万人左右,如果每个殡葬服务价格按1500元来计算,一年4万人的基本丧葬费用全免就需要约6000万元左右的资金投入。目前全市推行最大的难度还是在于资金的落实。

丧葬观念需要改变,“现在国家的土地紧张,选择墓葬必然会推高墓地售价,3万、5万、30万、50万元甚至更高价格的墓地就会层出不穷。”杨根来建议,必须要将殡葬方式向绿色环保生态葬的方向引导。

南京市殡葬管理处处长裴云峰说,现有政策不变的情况下,平均以每个墓穴3平方米(含周边道路、绿化)计算,当地现存的经营性公墓土地余量仅能维持3年至5年。这似乎印证了杨根来的判断。

然而,尽管树葬、花葬、江葬、海葬、壁葬等新的殡葬方式都已出现,但对于逝者的家人来说,入土为安才是最好的选择。多年来,殡葬部门虽推出低价甚至免费的绿色环保生态葬,却是“门庭冷落”。虽然殡葬部门经过了20多年的宣传,但主动选择树葬等生态葬的人一直很少。

四川省长松寺公墓副总经理吴远奎说:“壁格价格比一般墓穴要便宜近一半。没想到,首批推出的200多个,到目前卖了还不到40个。大规模推广的计划也搁置了。像收费仅800元的草坪葬和树葬,就更少有人选择了。”

新华社报道称,在北京、上海等一些墓穴价格更高的地区,公益性壁葬也同样陷入“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在北京长青园墓地,骨灰墙2001年建成至今,只使用了五分之一;上海市7家公墓2010年曾计划推出1万个价格在2000元左右的公益性墓格,问津者也不多。

民政部早已指出,将惠民殡葬政策从减免基本殡葬服务费用向奖补生态安葬方式拓展,面临着转变群众薄养厚葬传统观念的挑战。所以,应倡导节俭的安葬死者方式。杨根来说:由于这个行业的特殊性,人们很少了解殡葬业的行情。要办丧事的时候,更不会去对比殡葬用品的价格,另一方面受自己的情感影响,希望能够厚葬亲人,以为价格越高孝心越大。于是一些个体殡葬经营者利用信息的不对称和失去家人的悲伤情感不断推高殡葬费用,绑架了市场。

要改变人们的丧葬观念,不能一味地靠宣传,殡葬部门也应该在葬礼方式上作一些改变。孙树仁说,传统的“131”模式(握一次手、三鞠躬、绕一圈),难以满足人们尽孝道和慎终追远的心理,这就要求殡葬管理与服务机构开发出与时代文明相协调的葬礼。

当然,规范收费这门功课也必须做好,孙树仁认为,民政部免除基本丧葬费用,实为减轻群众丧葬负担的好政策。但如果只免除基本丧葬费用,对基本丧葬费用之外的丧葬收费不加以规范,很有可能出现“堤内损失堤外补”的现象,即免费的部分被转嫁到非免费的服务项目上。真正减轻群众的丧葬负担,还需要相关的配套政策跟进,规范基本丧葬费用之外的服务收费,以让利于民的思维为“基本”之外的服务合理定价,用价格的杠杆调控基本丧葬费用之外的高收费。